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bmker.com/,法甲里昂

法国《费加罗报》12月14日发表记者伊莎贝尔拉塞尔对法国外长让-伊夫勒德里昂的专访,勒德里昂称“我们经历了可怕的一年,但我们挺住了”。专访全文摘编如下:

《费加罗报》记者问:自您任外长以来,是否经历过比2020年更糟糕的年度?

让-伊夫勒德里昂答:我们经历了可怕的一年。从伊朗将军苏莱曼尼遭暗杀导致暴力升级开始,中东地区有可能出现政治大动乱,并且一直在进行的打击“伊斯兰国”组织的行动可能受到阻碍。接下来,新冠病毒危机让我们遭受经济和社会影响,世界变得日趋残酷。说它是可怕的一年,因为它见证了特朗普政府持续剑走偏锋,将极端主义和国家主义的意识形态进行到底,直至在大流行期间退出世界卫生组织。说它是可怕的一年,因为我们法国,包括整个欧洲经历了仇恨和暴力运动,遭遇袭击。最近发生了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危机,这是一场两国利用现代手段发动的真正战争。土耳其不断采取种种敌对行为,威胁整个地中海地区的安全。法国一些重要伙伴遭受了悲剧性的考验,如深陷危机中的黎巴嫩。最后,说它是可怕的一年,因为萨赫勒地区经历了一些政治干扰。所有这一切还要加上英国脱欧。我们看到诸多考验集中在一起,它们动摇了多边秩序本身的基础,并让我们的价值观变得脆弱。因为这一系列危机,我们甚至曾想过这个世界是否摇摇欲坠了,但我们挺住了。

答:不管怎样,我们挺住了!我们已经成功保住了最重要的。世界卫生组织生存下来了,并同意改革。伊朗核协议得到了保护,而一些相反的意见差点葬送了该协议。我们拯救了《巴黎气候协定》,尽管美国人退出了,还拯救了反“伊斯兰国”组织联盟,而美国数次宣布放弃。我们在国际层面上处理了萨赫勒危机,部署了欧洲人组成的塔库巴特遣队。

尽管英国脱欧,但我们维护了欧盟的主张和团结。欧洲今年尤其表现出抵御和保护的能力,甚至还有打破禁锢的能力。有了这些基础,我们现在应该开始重建欧盟,尤其是在法国2022年担任欧盟轮值主席国的前景下。

答:每个人都熟知拜登在竞选期间及其获胜后的讲话。拜登采取新的方式谈及三个重要的国际问题。首先是气候问题,拜登表示想重返《巴黎气候协定》。从1月底开始,我们将有美国伙伴,将显示出与我们相近的意愿。其次是卫生健康问题,新政府已宣布想要重返世界卫生组织,并为普及疫苗采取行动。最后是伊朗核协议,在这个问题上,拜登有可能重新加入《联合全面行动计划》。我可能在拜登就职后前往华盛顿,主要就是为了谈论这个问题。我们也将恢复过去的跨大西洋关系。

在这四年的时间里,许多事情发生了改变。各种实力对比加剧,中国和美国之间的冲突愈发尖锐,其他大国也显示出自己咄咄逼人的姿态,贸易问题恶化。欧洲也已经变了,变得更加成熟,彰显自己的主权和实力,并着手以新姿态重新打造跨大西洋关系。不是为了竞争,而是为了拥有一种更平衡的关系并展现自身特性。这是一种新格局。我们是乐观的,因为美国需要强有力的盟友,拥有更平衡的跨大西洋关系同样符合美国的利益。

答:自秋天以来,土耳其通过全方位干预地中海地区,无视国际法和对盟友的承诺,铤而走险。此外,土耳其还制造了一些仇恨和破坏稳定的活动,抨击我们的价值观,试图动摇我们。与土耳其之前所认为的相反,这些过分的举动让我们的伙伴们幡然醒悟。这种醒悟出现在两个时段。首先,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在北约的讲话呼吁土耳其明确立场和对盟国的承诺,并要求它放弃破坏稳定的行动。另外,欧洲理事会决定实施与东地中海局势相关的制裁。如果土耳其拒绝改变,欧洲理事会明年3月将采取新举措。

答:自他上任以来,法国在国际社会中的形象得到了改善。马克龙成为标杆,他在解决各种危机中必不可少。在各种困境中,他力图让人们听到法国的声音,突出共和国的价值观,并且提醒人们,作为联合国安理会成员国,我们坚守自己在世界上的阵地。最终,实际上他的直言不讳让他成为值得信赖的人,直截了当反而疏导了困局。虽然这解决不了危机,但至少可以让危机避免陷入僵局。

答:马克龙坦承大家有目共睹的现实,他提出四点质疑:美国的承诺、欧洲自身安全、价值观和成员国的团结。大家都在思考这些,但没有人敢说出来。如果没有马克龙,可能形势不会发生改变。

问:当看到不可能让德国的战略文化改变之时,您难道不担心拜登上台会再次让柏林滑向美国的安全保护伞之下吗?

答:我不认同这种看法。我们德国人和法国人准备重新打造跨大西洋格局,它将不同以往。德国外长海科马斯和我在共同筹备与美国新一届政府的首次访问。在特朗普政府执政四年之后,我们现在处于一种新逻辑中我们考虑在一种经过调整的跨大西洋关系中打造一个更有主权的欧洲。我们今后可一起谈论战略自主。

答:卡桑德拉曾预言,英国人将会让欧洲四分五裂,欧洲团结将分崩离析。然而,除了在公平竞争、渔业和治理这三方面的分歧,欧洲人现在依旧同心协力。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